立博体育投注

陕北文学的英雄气质

   日期:2020-12-15     浏览:119     评论:0    
核心提示: 金色的陕北高原,古老广袤,这个历史的大舞台上曾经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壮剧上演,有多少重要历史人物登场亮相。黄土地特殊的自然
  金色的陕北高原,古老广袤,这个历史的大舞台上曾经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壮剧上演,有多少重要历史人物登场亮相。黄土地特殊的自然与人文环境孕育了别样的文学,充满慷慨悲凉,充满家国情怀,充满英雄豪气!

  遥远古歌

  陕北高原地处要冲,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历朝累代,北方强悍民族与汉民族在此交汇聚居,杀伐征战。饱受了战乱的磨难,崇尚英雄构成了这片土地的传统和风尚。

  作为古战场,这里流传着许多关于战争和英雄的民歌与传说。巾帼英雄穆桂英、高桂英的故事妇孺皆知,木兰代父从军的传奇更是家喻户晓。传说,花木兰是延州(延安)人,人们尊敬她,爱戴她,在延安城南的万花山上修建了“木兰陵园”,陵园内有“木兰祠”。山上有一块平地,据说是当年花木兰练兵的地方,存留半块残碑,刻有“花木兰之墓”字样。

  《木兰辞》是十六国时期产生于陕北地区的民间叙事诗,在民间传说的基础上由群众集体加工创作而成。《木兰辞》叙述了花木兰代父从军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一个忠孝智勇的巾帼英雄形象。作品用高度概括的语言表现了花木兰战斗生活:“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但是,功成名就的花木兰并没有贪恋荣华富贵,而是回去尽孝。至忠至孝的品格,大智大勇的气概,以及充满传奇色彩的经历,成就了花木兰的英雄传奇。

  抗金英雄绥德汉韩世忠,是南宋“中兴四将”之一,十八岁时应募从军,因英勇善战,胸怀韬略,在抗击西夏和金国的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后在平定各地的叛乱中屡建奇功。他与妻子梁红玉并肩作战抗金的故事传为千古佳话。韩世忠为人耿直,不肯依附权臣秦桧,为岳飞遭陷害而鸣不平,颇受排挤。晚年,他杜门谢客,寄情山水。延安清凉山的石壁上至今镌刻着他的传世名作:“人有几何般,富贵荣华总是闲。自古英雄都是梦,为官。宝玉妻男宿业缠。年迈已衰残。鬓发苍浪骨髓干。不道山林有好处,贪欢。只恐痴迷误了贤(《南乡子》)。”“冬看山林萧疏净,春来地润花浓。少年衰老与山同。世间争名利,富贵与贫穷。荣贵非干长生药,清闲是不死门风。劝君识取主人公。单方只一味,尽在不言中(《临江仙》)。”老英雄的词作意境高古苍凉、风骨凌然。

  多少外籍人士来到陕北常常为这里的英雄文化所感染,从而写下悲壮的作品。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在延安避乱时,缅怀历史,观照现实,写下《北征》《羌村三首》等传世之作。《羌村三首》蝉联而下,构成了诗人的“还乡三部曲”,也构成了一幅“唐代乱离图”,叙述着时代的苦难、国家的安危和民众的颠沛。《北征》《羌村三首》组诗,属于“诗史”性作品,使人看到“诗圣”勇于担当的高尚境界和心忧天下的博大情怀。

  《陇西行》是乐府《相和歌·瑟调曲》旧题,内容多写边塞战争。晚唐陈陶游历塞外也写下《陇西行》四首。《陇西行》其二是他的传世名作,诗中写道:“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立博体育投注用悲壮的笔调描写了汉代李陵带兵与匈奴激战的场面,立博体育投注虽然流露出厌战情绪,但更多表现了汉军将士忠勇敢战的气概和献身精神,这也是他对唐军的期望,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

  北宋时期,西夏崛起,朝廷十分重视西北边防,调任有大才干的江南人范仲淹赴延安负责军事防务。为此,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戍守北塞,感时伤世,写下不朽篇章《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词作慷慨悲凉,意境高远,一改北宋婉约词风。

  红色诗文

  延安时期,由于革命作家的参与,陕北黄土地文学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黄土地文学中传统的英雄主义升华为革命的英雄主义。革命作家们受到这片英雄土地的感染,以乐观主义精神表现革命的理想、信念,表达对英雄的礼赞和崇敬。

  1935年10月19日,党中央和红军抗日先遣队结束了长征,到达陕北。红军长征胜利后,蒋介石派5个骑兵团尾随而至,彭德怀指挥先遣队于10月21日与之在吴起镇战斗,取得了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第一场胜仗。毛泽东闻听此消息欣喜无比,挥毫泼墨写下《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首诗写得雄浑大气、豪情万丈。

  抗战时期,一个冬日的早晨,革命领袖毛泽东迈步登上清涧的一座小山。雪后初霁,旭日东升,白雪皑皑,晴空万里。面对陕北高原壮阔的景象,追古思今,思绪万千,伟人不禁诗兴大发,吟诵出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豪迈辞章《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首词气势磅礴,光耀千秋。在抗日战争的峥嵘岁月里,激发了多少中华儿女的爱国热情!这是陕北黄土地文学中最豪迈、最大气、最具英雄豪气的不朽篇章!

  1940年,革命作家茅盾从新疆回到内地,受邀与朱德一同来到延安。几个月的延安生活使他看到北方军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坚强不屈、团结抗战的情景。黄土地上的见闻感染了他,于是他满怀激情地写下两篇著名的散文《白杨礼赞》和《风景谈》。

  “白杨树不是平凡的树。它在西北极普遍,不被人重视,就跟北方农民相似;它有极强的生命力,磨折不了,压迫不倒,也跟北方的农民相似。我赞美白杨树,就因为它不但象征了北方的农民,尤其象征了今天我们民族解放斗争中所不可缺的朴质、坚强,力求上进的精神。”

  《白杨礼赞》以昂扬的革命激情,通过对白杨树的赞美,歌颂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抗战的北方农民及其他们所体现的质朴、坚韧、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风景谈》作品摄取延安生活中的几个片段,运用联想、类比等艺术手法,借景写人,以表现革命根据地军民的新生活,深情赞美了延安解放区军民的精神面貌,茅盾笔下的小号兵和荷枪小战士是何等的英姿勃发,正是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

  柳青追求真理、信仰革命,19岁开始发表作品。1936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到延安文化协会,任诗社秘书。1942年,毛主席发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柳青学习后深受启发。他响应号召深入生活,到米脂县吕家硷乡担任文书三年,后创作《种谷记》。1947年,沙家店战役大捷。柳青获悉胜利的消息后无比振奋,尤其是听到群众护粮的英雄故事十分感动,他要把群众的英雄事迹写出来,传扬出去。回到陕北后,他四处采访,把沙家店粮站从头到尾的详细过程全部记录下来。前后访谈近半个月,记下文字好几万字,而后创作长篇小说《铜墙铁壁》。

  《铜墙铁壁》以沙家店粮站的护粮斗争为线索,反映保卫延安的历史图景,揭示了人民群众是革命事业铜墙铁壁的真理。小说塑造了众多英雄形象,是一个质朴、单纯,而又智勇双全的英雄形象。

  在延安时期,英雄文化成为主流文化的语境中,还有丁玲写下《彭德怀速写》《一颗未出膛的枪弹》,沙汀写下《记贺龙》,光未然写下《黄河颂》,莫耶创作了《延安颂》,这些表现中华儿女英雄气概的篇章,无不闪耀着英雄主义的光辉。

  当代新歌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激励和激动着黄土地上的作家,同时,民族文化传统中的英雄主义也影响着当代作家。在这个伟大时代,黄土地上的作家们创作了许多灌注着英雄主义精神气质的作品。

  有着厚重英雄情结的路遥,怀着“史诗”情结,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中建构起时代精神的宏伟宫殿。路遥的英雄情结投射在创作中,便是他的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几乎清一色的是“硬汉子”模型,他们也构成了中国文学中“当代英雄”系列形象。

  《人生》中的高加林是路遥着力塑造的复杂的人物。他身上既体现了现代青年那种不断向命运挑战、自信坚毅的品质,又同时具有辛勤、朴实的传统美德。他既是一个自私的个人奋斗者,也是一个敢于与命运抗争的当代英雄,他的身上混和了于连与保尔·柯察金的两种气质。

  《平凡的世界》以改革大潮涌动的陕北为背景,全方位展示各个阶层人们的悲欢离合、心路历程。孙少安有改变现状的要求和愿望,改革开放为他提供了机遇与平台。他历尽艰辛,胸怀大爱,带动乡亲共同改变乡村贫穷落后的面貌,是一个在改革大潮中涌现的奋斗者形象,他身上既有厚重乡土文化的积淀,也具有新时代的风采。

  孙少平是另一类型时代青年形象。他有自己的梦想。他不愿过老辈人的那种生活,渴望开拓出新的人生之路。为了实现梦想,他从书籍里汲取知识、智慧和精神力量,不停歇地写作。他对田晓霞的爱情象征了一个农村青年对现代城市文明的向往与憧憬。孙少平身上也有一种英雄气质。

  高原之子刘成章自幼生活在陕北。威风的“安塞腰鼓”给他留下深刻记忆。当他远离家乡时,脑际常常闪现“安塞腰鼓”那气吞山河的恢宏气势,耳畔常常回旋“安塞腰鼓”爆发的鼓点。上世纪80年代,面对日新月异的祖国,刘成章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觉得“安塞腰鼓”不仅是陕北黄土地的地域文化符号,它也是中华民族坚毅不屈、意气风发、蓬勃向上、积极进取的精神象征。于是,他决定用“安塞腰鼓”这种特定的意象来传达他对生活、对时代的感受,传达他对生命的诗意理解!《安塞腰鼓》酣畅淋漓地展现陕北人热情的生命、火烈的活力。作品地域色彩浓厚而且激情四射,道尽了安塞腰鼓的狂放,写尽了陕北小伙的英武。作品用诗化语言,急促节奏,展示震撼人心集体狂舞的场面,那种力量和气派犹如黄河瀑布雷霆万钧、气吞万河。从生龙活虎、元气充沛的陕北小伙子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那种巨大的生命力量,也可隐约领悟出中国命运与陕北的关系!

  小理河畔长大的国家一级编剧张子良不仅有好汉的仪表,也有好汉的性情,豪爽义气,敢闯敢拼。他多才多艺,擅唱民歌,书法飘逸,还能画大写意。他在西影厂担任编剧,被誉为“中国电影第五代的宗师。”在中国电影的历史星空中,他是光芒独特的一颗星。张子良的战争题材系列剧本均体现出英雄崇拜意识。《一个和八个》在矛盾斗争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展示中共党员王金的精神世界。《黄土地》在中国电影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被誉为“新时期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开山之作”。《黄土地》透过落后、闭塞及贫穷的表象,揭示陕北黄土高原所蕴藏的巨大潜能,也揭示出这样的真理:像大山一样静穆的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

  此外,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等陕北题材系列小说,散文家和谷的《黄河古渡》、厚夫(梁向阳)的《梦意桥山》等作品均体现出浓重的英雄情结和英雄意识,读来荡气回肠,感人至深。

  钟灵毓秀的陕北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它貌似贫穷实则富有;貌似单调实则多彩,极具文采风流!这片文学的沃土上盛开着多姿多彩的文学花朵。无定河四季叙说历史的峥嵘岁月;延河水终日吟诵着往昔的英雄诗篇。这片土地上孕育的文学,既有缠绵悱恻的儿女情,又有慷慨悲壮的英雄气。这种英雄气是我们民族的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珍视。(钟海波)

 
打赏
 
更多>同类立博体育投注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立博体育投注
点击排行
 
"
"